打开OILUP发现更多惊喜 打开App

俄罗斯欲把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税降至零

今天也要加油鸭 2019-04-02 09:37:35

俄罗斯政府在20187月和8月先后两次通过法令,对本国石油行业税费进行改革。总体原则是逐年降低石油产品出口税直至取消,同时等额提高石油开采税。虽然本次税改短期内会提高俄罗斯国内成品油价格,而且由于新增了退税制度和倾销系数等使得其石油税费体系更加复杂,但长期来看,新税制有助于提高政府收入和俄罗斯石油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同时也可以促进其国内炼油产业升级,无论对俄罗斯政府还是石油行业而言都是利大于弊的。

 

取消出口关税并非一时兴起

 

取消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关税并非俄罗斯的一时兴起,其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曾做过尝试,但随后爆发的金融危机迫使其放弃。此后普京多次要求相关部门研究取消原油和油品出口关税措施,在计划初具雏形的时候又赶上2014年下半年的油价暴跌,再次被推迟。不过随着联合减产的实施,国际油价自2017年初开始整体回暖,俄罗斯政府财政和油公司经营情况大为改善,为税改提供了契机。另外,从调整的方向和内容来看,本次不是一次独立的调整,它延续了2015~2017年石油税收政策调整确定的基本原则和方向,对上次调整未能解决的问题制定了补充和解决方案,最终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税改方案。

 

俄罗斯2015~2017年石油税收政策调整的主要内容是降低出口税率,同时提高开采税税率,保持上游石油公司的盈利水平基本稳定,将石油产品的出口关税提升到原油出口关税水平的时间从原计划的2015年推迟到2017年,给炼厂提供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设备的现代化改造,避免国内出现汽油短缺,或者油品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当时的改革还有一个重要背景是,2015年正值俄、哈、白三国成立欧亚经济联盟之初,由于联盟内部进口免关税,必然导致政府税收收入减少,为了保持联邦税收收入水平,需要考虑额外的税收收入,而石油税收作为俄罗斯联邦预算收入的主要来源,自然成为政府进行调整的首选目标。

 

但俄罗斯政府认为2015~2017年的油气领域改革不够彻底,一些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导致俄罗斯出口原油关税损失问题。长期以来,出于不同的目的,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一直都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尤其是白俄罗斯,每年的炼油量大大超出消费量(比如白俄罗斯2014年炼油2000万吨,消费750万吨),剩余的油气产品全部出口,相当于从俄罗斯低关税(欧亚经济联盟成立前)或者零关税(欧亚联盟成立后)进口原油,在国内炼制后再将高附加值的石油化工产品出口,白俄罗斯、哈萨克政府因而获得额外的关税收入,而俄罗斯则蒙受关税损失。二是原油及石化产品出口税率差异导致的问题,实质上相当于俄罗斯政府给炼油企业提供补贴。以往对石化产品征收的出口关税较低(201110月以后为原油出口关税的66%),而对原油出口征收的出口关税较重,炼油企业购买原油后,经过初级炼油加工后,缴纳较少的关税后出口到国际市场,这样就可以获得较为可观的盈利,因此炼厂普遍缺乏积极性去进行产品深加工,或者投资进行炼厂的现代化改造,造成俄罗斯市场达到欧标的炼油产品比例一直较低。

 

俄政府认为解决上述问题的根本方法是逐渐取消原油和石化产品的出口关税,同时增加油气开采税,以此弥补出口关税减少(取消)带来的联邦税收下降,这样既能确保联邦税收收入不减少,又能避免今后由于欧亚经济联盟的存在而遭受关税损失,也可以解决对下游企业出口补贴的问题。预计出口关税逐步取消后,俄罗斯国内的石化产品将更多地参与国际竞争。炼油企业将更主动地提高工艺水平,进行设备的现代化改造,生产更多的优质炼化产品,2018年石油税收政策进一步调整便水到渠成。

 

税收改革力度大

 

俄罗斯本次石油税收改革的主要内容包括三方面,即逐年降低原油和油品出口税、逐年同步提高石油开采税(MET)、提供税收优惠和引入退税制度等新的税收手段。

 

降低出口税方面,新方案规定自201911日起,在原油和油品出口税征收时引入常系数,2019年为0.833,以后逐年降低,2020~2023年分别为0.6770.50.3330.167,到2024年降为0,出口税将完全取消。提高开采税方面,综合考虑原油储量、产量、品质,油价、汇率等因素设计原油开采税税率计算公式,自201911日起将利用该公式计算的税率乘以常系数最为征收原油开采税的税率,该系数在2019年为0.167,2020~2023年分别为0.3330.50.6670.833,2024年提高至1,与出口税降低幅度相对应。

 

由于开采税的税基大于出口税,新税制实施后必然会导致俄罗斯国内原油和油品价格上涨,对下游企业和消费者产生较大影响,为平衡多方利益,俄罗斯政府出台了针对炼厂的税收优惠政策,对象包括偏远地区炼油厂、投资升级炼油设施的炼厂、高辛烷值汽油占比高的炼厂及受制裁的炼厂等,几乎囊括了俄罗斯主要是由公司下属的所有炼厂,帮助其缓解原料价格上涨的短期内影响,同时引入退税制度及倾销系数,降低国内油品价格上涨幅度和波动长度,减小税费改革对终端消费者生活成本的影响。

 

积极影响远超过负面影响

 

鉴于石油在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和外交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此次石油行业税费调整对俄罗斯的影响也是多方面的,而且从整体和长期发展来看,积极影响远超过负面影响。

 

一是新税制增加了政府收入,同时减少了财政负担。过去原油出口税的征税对象是用于出口的原油,这部分原油约占俄罗斯原油产量的一半,而开采税的征税对象则是在俄罗斯境内所产的全部原油,其税基比出口税大,因此,虽然本次改革中增加的开采税率和减少的出口税率大小相同,但政府实际的税收收入是增加的。俄罗斯副总理预计本次改革能在未来6年内为政府新增200~25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根据伍德麦肯锡以油价为基础的估算结果,新税收方案会在2019~2024年期间为俄罗斯政府提供112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虽然预期数据差异较大,但基本认识是一致的,即新的税收方案有助于增加政府财政收入,有利于俄罗斯“经济复苏计划”的实施。在2017年以前,俄罗斯的油品出口关税一直大幅低于原油出口关税,很对炼油企业只对国内产的原油进行初步提炼,提取轻质柴油和汽油后便将剩余的重油作为油品,以较低的税率出口,赚取利润。导致俄罗斯国内炼厂工艺技术落后,为了满足国内市场对油品消费的需求,俄罗斯政府往往需要对炼厂进行补贴,以帮助其进行技术和设备升级,每年的费用在150亿美元左右。原油和油品出口税率统一后,炼厂会更加主动的进行设备升级,政府补贴大幅减少。

 

二是提高了俄罗斯石油和油品以及相关公司的竞争力。美国页岩油革命对全球石油市场的重塑还在继续,当前石油市场仍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石油需求峰值”正逐渐成为共识,石油市场越来越向买方市场发展,以前坐着数钱的产油国为争夺市场各显其能。俄罗斯石油资源丰富且勘探开发成本低于多数资源国,取消出口关税后,俄罗斯原油和油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成本优势会更明显,有利于提升俄罗斯在石油市场的影响力。另外,本次税改后,虽然由于开采税比出口税的征税范围更广,会导致从事上游业务的公司税负增加。但由于此前俄罗斯已将矿产资源税改为利润税,帮助油公司减少了一部分税费负担,而且出口税取消后的原油出口收入会明显增加,上游公司的总体经营环境是趋好的。对俄罗斯的下游炼化企业而言,油品出口税取消后,这些企业将会更多的参与到世界石油市场中,推动国内炼油企业的现代化升级,提高国内炼油行业整体水平和企业竞争力。

 

三是解决了欧亚经济联盟低关税造成的俄罗斯石油出口税收损失。欧亚经济联盟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6个前苏联国家组成,目的是加深经济、政治合作与融入而计划组建的一个超国家联盟。201911日起,联盟内部的产品免税门槛已降至500欧元,未来还会进一步降低直至取消,俄罗斯每年向联盟成员国出口原油和油品导致的税收损失接近100亿美元。税改使得俄罗斯既遵守了联盟内部低关税甚至零关税的规定,又能通过源头征税的方式避免税收损失。

 

当然,本次改革对俄罗斯也有不利影响。一方面,本次税费改革引入了很多新的计算公式和税收措施,使得俄罗斯石油行业的税收体系更加复杂。另一方面,俄罗斯新的石油税制带有明显的“利己主义”色彩,可能影响俄罗斯与一些贸易伙伴,尤其是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的关系,围绕石油进出口出现局部分歧事件的概率会增大。

 

本文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OILUP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